北京時間06月15日消息,中國觸摸屏網訊,比光刻機卡脖子更可怕,ASML已展開行動,任正非的呼吁是對的

    本文來自:http://www.hft168.com/lcd/news/focus/2021/0615/60086.html

 
光刻機被譽為工業皇冠上的明珠,是最復雜最精密的半導體設備之一,由于荷蘭光刻巨頭ASML受到美國出口管制規則的約束,因此無法出口給我們能制造高端芯片的EUV光刻機。
 
國內吳漢明院士指出:EUV光刻機是全球智慧的結晶,所含頂級的精密零件超過了10萬個,產業鏈上有全球5千多家供應商,僅美國的技術占比就高達27%,憑我們一己之力來做到國產化,是不現實的。
 
不難看出,EUV光刻機的研發難度顯然超出了我們的想象,加上輿論的烘托,這項“卡脖子”設備一度被看做是芯片國產化道路上最大的“藩籬”。
 
然而,即便EUV光刻機即便再難搞,它也僅僅是芯片制造鏈中的一項設備而已,比難度肯定不如“核武”,比精密零件的數量,它又不如“航母”。因此,EUV光刻設備的研發或許要費一些周折,但最終實現國產化會是必然的事情。
 
相比光刻機的卡脖子,國產半導體產業顯然存在著更要緊、更可怕的問題。
 
ASML已展開行動
 
正如王傳福所說:再尖端的技術設備,也都是人造,而非神造的。
 
我國半導體產業之所以不夠先進,除了起步晚的原因之外,最大的問題就在于該領域的“人才”流失得太多了。我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消費市場和制造市場,相關人才卻只占全球的4%。
 
據資料顯示,近兩年隨著國內半導體公司的增加,國內所需的專項人才數量至少70萬人次,然而,在崗的就業人數卻不足50萬,足足有20多萬的人才缺口。反觀美國半導體市場,頂尖的芯片專家中,竟然有一半以上都是華人,僅一個小小的硅谷就有25萬名中國工程師。
 
在光刻領域,我國不缺人才,只是多數被海外企業給挖走了。吃相最難看的就數ASML了。
 
據了解,ASML位于深圳的研究所近兩年以研發新設備為由,在我國市場不斷招聘著光刻工程師,為此不惜增設部門,擴建崗位。而且,ASML近兩年在我國大量申請的2900多項光刻專利,大多出自華人光刻專家之手。
 
不難看出,ASML已經開展的這一系列舉動,有很明顯的目的性。
 
為了不讓我們擺脫對它的依賴,先是“搶”人才,讓我們關鍵時刻無人可用。然后,用我們的人才構筑一道光刻專利壁壘,這樣的話,即便我們實現了光刻機的國產化,但是沒有它的授權依然無法使用。
 
任正非的呼吁是對的
 
相比現階段光刻機、芯片的卡脖子問題,如何避免人才流失關系著我國半導體產業的未來,顯然更加重要。
 
任正非此前就曾發出呼吁:要讓自己的雞回到自己的窩里下蛋。而華為長期以來之所以能展現出強大的競爭力,正是本著以人為本的理念。
 
要知道華為19萬員工里面,有4萬多名都是搞研發的。而且在今年4月份,華為還花費巨資建造了一所集成電路大學,并表示大力支持學生未來在國內自主創業。
 
任正非是對的,創業者增多會在無形中優化產業環境,只有形成了良好的半導體產業環境,才會有相關頂尖人才的用武之地。
 
中微半導體創始人尹志堯教授前段時間接受采訪時候表示:我國半導體產業的人才是全球頂尖的,材料方面的專家,排名前六的全是華人,就連ASML最先進光刻設備的研發方案,也是華人提供的。
 
試想一下,如果我們有積極的市場環境,或許就不會出現這么多人才的流失。如果不是這么多人才的流失,我們豈會有如今的“卡脖子”之痛?
 
總結
不過,人才的流失是結果,而不是原因。那么原因在哪里呢?

 
房產泡沫,游戲開發,社區團購,“醬香型”院士,如果這些行業能夠適可而止,相應的多一些像華為這樣的企業,像任正非這樣的企業家,國產半導體必然會崛起的更快一些。

觸摸屏與OLED網推出微信公共平臺,每日一條微信新聞,涵蓋觸摸屏材料、觸摸屏設備、觸控面板行業主要資訊,第一時間了解觸摸屏行業發展動態。關注辦法:微信公眾號“i51touch” 或微信中掃描下面二維碼關注,或這里查看詳細步驟